新闻动态

为所有人带来明亮的视觉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媒体报道

新闻动态

都市快报:忙!忙!忙!眼视光医生迎来暑期门诊、手术高峰

作者:记者:金晶 通讯员:叶倩  来源: 2020-7-23 都市快报 C01版   发布时间: 2020-07-23 09:05:49   【打印文章】

“阳阳,不要乱跑,一会位子没了!”

“妈妈,什么时候轮到我呀,肚子饿了。”

“回家不能再随便玩iPad了,不然以后就要戴眼镜了。”

……

现在已进入暑期模式,浙江省眼科医院(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)杭州院区的日门诊量最近屡创新高。这其中,60%前来就诊的是青少年和儿童,在这六成小患者中,60%多是来看近视的,30%多是因为远视、散光以及与其相关的斜视、弱视等问题。记者 金晶 通讯员 叶倩

连续两周抢号终于抢到 起个大早坐高铁赶到杭州直奔医院

上周二上午9点,记者来到省眼科医院杭州院区,亮码、测体温后,进入一楼视光门诊,候诊区域已经坐满了等待就诊的小患者及其家长。

还没轮到检查,孩子们有的在一旁安静地玩玩具,等得有些闹腾了,家长只能拿出杀手锏——手机、iPad,换得孩子的短暂安静。

9点刚过,嘉兴的朱女士(化名)带着9岁女儿圆圆(化名)来到视光诊疗中心侯立杰副主任医师诊室外候诊。

朱女士说,放假前,她接到学校老师通知,说圆圆的视力只有4.6,让她赶紧带去医院眼科看看。朱女士平时不近视,但圆圆爸爸却有1000度的高度近视,她一直蛮担心女儿的视力会不会遗传了爸爸的。这次听老师这么一说,她既担心又害怕,马上在网上预约侯立杰医师的专家号,抢了两周才抢到号子,起了个大早坐高铁赶到杭州。

等待间隙,圆圆乖巧地坐在候诊椅上,用大大的眼睛打量着四周。大半个小时后,终于轮到她了。

“平时上课看得清黑板上的字吗?眼睛有没有不舒服?”

侯立杰仔细询问病史,给圆圆测了视力,然后又安排她做眼轴、角膜曲率、斜视等方面的检查,结果显示,圆圆的视力在4.9-5.0之间,状况还好,只是轻微近视,但存在隐斜视8度。

“你家孩子目前来看视力还好,还不需要配戴眼镜,回去每天滴眼药水就可以了。但她比一般孩子更容易视疲劳,你们家长要管牢孩子,控制近视加深,平时多陪她做做户外运动,2个月后再来复诊。”听到侯医师的诊断,朱女士悬着的心总算暂时放下了。

一上午接诊33个小患者 斜视占了近七成

“来,小朋友,看前面墙上的图案,这是什么呀?”

“宝宝,头放正,放正,眼睛看上面,看左面,看右面……”

侯立杰的诊室,来的都是小患者,孩子小,有时候一个诊断要花上好几分钟。等待时间长了,总有候诊的家长推开诊室门,探身进来询问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家小孩。

“家长等的时间长了有时候会有点不耐烦,我都会让他们再耐心等下,毕竟检查孩子的眼睛,不能走马观花速战速决。”

10点08分,一家三口走进诊室,11岁男孩小杰(化名)面庞清秀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爸爸妈妈陪在一旁。他们是一早从绍兴自驾过来的。

4年前,爸妈发现小杰的眼睛不对劲,容易歪着脖子看东西,去当地医院检查为双眼上斜视合并外斜视。

“查出斜视后我们就在当地做视力训练,稍微有好转,但最近停了几个月,发现又不好了。”小杰妈妈忧心忡忡。

经过三棱镜、立体视等专业检查,小杰左眼斜视35度,右眼斜视40度,诊断为间歇性外斜视合并分离性垂直性偏斜,间歇性外斜视控制评分为5分,“这个分值大于等于3分,是可以进行手术治疗的。但是你孩子之前做过视力训练,不能马上做手术,起码需要停止训练半年以上,不然找不准斜视角度的准确性,容易造成手术后斜视欠矫。这样好了,等到寒假的时候再来找我。”侯立杰叮嘱。

11点03分,7岁男孩乐乐(化名)一家走进诊室。乐乐近年来看东西时,头总是不由自主歪向右肩。经过检查,乐乐为左眼上斜肌麻痹,不但有高低斜18度,同时还有8度的斗鸡眼,手术是最佳治疗手段。

“做完手术以后会不会复发呀?这么小的孩子做手术眼睛有后遗症吗?”听到要做手术,乐乐妈妈有些纠结,她进出诊室反复确认三次,最后才下定决心,为乐乐预约了侯医师的斜视手术。

中午12点,看完最后加号的三个患者,上午的门诊终于结束,此时距离下班已过去了半个小时。半天时间,侯立杰共看了33个患者,最大的11岁,最小的3岁,其中斜视23个,预约斜视手术12台。

“得赶紧去吃点饭,下午还有门诊,你看外面还等着这么多小朋友。”话音未落,侯立杰已匆匆奔向食堂,短暂的午休后,他又将迎来繁忙的下午门诊。

斜视不治疗危害大 暑假迎来斜视手术高峰

侯立杰介绍,斜视在儿童中的发病率为2%-4%,最佳矫正期应在患儿18个月至6岁期间,最好安排在3岁之前。但很多斜视的患儿,到上学以后才来矫正。

“这就要说到家长的问题了,很多家长认为小孩子眼珠子有点斜是正常的,长大了会好的。其实大多数斜视是不会自愈的,甚至有一部分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。而孩子自己,往往要等到上学了,自己有羞耻心了,或者被同学嘲笑了,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。”

原文链接:https://hzdaily.hangzhou.com.cn/dskb/2020/07/23/article_detail_2_20200723C011.html

Copyright 2017 © 版权所有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杭州院区 浙ICP备 05076115号-16

技术支持: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杭州院区信息管理处

杭州院区:杭州市江干区凤起东路618号(钱潮路口) 邮编310020

温州院区:温州市学院西路270号,邮编325027

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39号

温医大眼视光医院杭州院区